'Mag1cv.

之恩 - chihato:

当水泥森林的压力,越来越多的侵蚀着现代人的生活质量,都市人便想方设法的逃离喧嚣和聒噪。人类经历几千年,建立起了文明与社会,却终究逃不出自然的规律,渴望寻求这颗星球上,最原始最纯朴的元素。大海是我的最爱,每次躺在沙滩上,闻着海浪声,就像在母亲的怀里,听着她的吟唱。

摄于美国Santa Monica小镇


微博:@之恩和薩爾瓦托

Instagram: SALVATOREZHEN

微信:Salvatorezhen

CRIST:

关键词:凌晨,5点,布达佩斯,国会


前一晚9点半,从奥地利坐城际巴士辗转到匈牙利的布达佩斯。

晚上我和朋友说:不是觉得东欧晚上坏人多吗,我们凌晨出去逛逛呗

一拍即合,定了4点的闹钟

闹钟声响,我们很快的洗漱完毕后便整理行装出发了。

沿着多瑙河走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远远看到这建筑时我就说必须给它一个特写。

走到正面时,放下脚架,举起相机按下快门。

当时正下着小雨,风吹得直颤抖。

11月的布达佩斯凌晨大概也就4,5度的样子。

30秒的快门,凝固了时光,将我的感受定格在了画面里。

冷。

说拍就拍。

说走就走!

老朋友

蔡澜:

大家一提起新加坡,就想到海南鸡饭,而我在微博中,团友们最常问的是:「哪一家最好?」 
一直不变的答案,就是「逸群」。
老一辈的人,只记得最老的一家叫「瑞记」,其实它的老板也是从「逸群」出去的。那年代做小食生意的都很保守,而他和一位宣传奇才黄科梅先生交上了朋友,在报纸上大卖广告,因此一炮而红,反而大家忘记了「逸群」这家由一九四○年创立的老店。
没有搬过,还是在莱佛士酒店附近的海南街上做买卖,一经过,看到一块白纸黑字的招牌,墨已剥脱,镶在玻璃镜框之中。
旁边二根柱子上,用鲜红的字写着逸群咖啡洋茶雪藏啤酒鸡饭几个大字,两扇玻璃门上面有店的英文字母,写成 Yet Con,那时标准拼音尚未流行,那个「 Con」字怎么想也想不出和「群」字有什么关连。
进门就有一个档口,架子上摆满碟子,下面的铁盘里最少也有四五十只已经煮熟的鸡。师傅戴上塑料手套,就在砧板上一只只斩开,另一个大铁碗,盛着鸡肝、鸡心、鸡肠等。有些客人不吃肉,专为这些内脏而来。
店里每天洗擦得干干净净,桌椅至今还和开业时相同,捷克做的椅子,是经典的设计,当今已成为古董。
鸡肉上桌,一吃,是的,这才是真正的海南鸡饭味道,数十年不变。饭上桌,鸡油的香气扑鼻,淋上又浓又黑的海南酱油,配上以鸡油浸的辣椒酱和姜茸,你要吃最正宗的,也只剩下这一家人了。
店里另一招牌菜是烧肉,做法与香港的不同,也要淋黑漆漆的酱油,别有风味,炒粉丝亦然。
老板已是第二代,认识多年,样子和店里的味道一样,不变。二者都成为好朋友。
地址:25, Purvis St, Singapore
电话:6563376819

女行团Girlsgroup:

大家得瑟着自己的作品,在如此短时间不断完成了主业,顺便还完成了副业,花环头饰什么的妹纸们表示毫无压力。

安一然.Saunato:

作为或许是这个星球上最著名的楼梯,梵蒂冈博物馆的旋梯从任何角度看上去都是那么完美。